陈年

一条废物

一个人烂着到死 我想饿死自己

民国设星拟 壹


金芮望外瞧的时候,沈杰正搭上人力车,弹弹袖口并西式制服衣领不存在的烬灰,吩咐车夫:“……杨公馆,风堂子口的。”入座自然不忘虚撩一把腿下头,仿佛还有往日的袍布。末了自己也许也些微的羞赧,很快脸上找不着一丝踪迹。是这样的,至少金芮这样的人看来,沈杰这号半大不大世家出来的中溜货色,唯嘴滑头光能出头叫人刺动。

可这不妨碍什么金芮对他来时的欣慰。这是所暗无天日的大宅,多需要跟她身份一致的人去解忧烦,哪怕这个人是沈家的沈杰,嘴是最冠冕的东西,或许假的过心。沈杰话里带股自由又熟悉的气劲,无论是对谁——这点叫人无缘无故没办法特别的讨厌他。或许沈就是这样的人。

白思思的脸又出现在街口的大海报上。一张揩的雪白的细长脸,淡眉毛,睁双大眼睛瞪你,黑漆漆的瞳子不晓得看什么地方。整张脸也是叫人挑不出意外,艳红的微含的唇。沈杰过了街角,想起这破落城市的不温不火女明星,前不久还见过面的。在雷家的大宴会厅里。

又是笔好说的八卦边角料。白思思多情滥缠,但由于她长了张标志的脸,叫那双无辜的大眼睛一盯,总听不到人过多的恶毒咒骂她。讲是前不久与谢公馆的公子小姐纠缠不清,间还杂了一位白小姐的闺中好友,外头的人都晓得了闺名,叫什么锦瑟。单听名字简直像堂子里出来的人!但偏偏是个规矩人家的女子。传的时候几人好似撕破脸皮,声势盛大,头不是头脸不是脸。过些日子还不是照样见人——水公馆那片的人,都生来是有这样搅缠不清的本事。

杨公馆的大门很快到了。利利索索一扇欧式的铁门,沈杰找了笔零钱,下车去按铃。女仆很快的打开门,沈杰进去院子里,女仆道:“米斯特杨请您喝茶。”说完开始捣鼓那只红茶壶。沈杰落座,知晓杨黎还未起,他一向有午睡的习惯。这点习惯沈杰知道的很清楚,甚至杨黎私底下脾气多么的大,生活邋遢,简直跟外头光鲜不是一个人,他都晓得。二人都出身家底不厚,从小时学堂早早认识过来,很十几年了。

杨黎出来了。披着毛呢法兰绒大衣,脸却好好梳洗过,搽了香水。见是他到了,说:“杰,什么风吹的你。”他留过半年洋,回来就一副新派的样子,什么都学着洋人的制式。二人坐下了,都是风公馆片头出来的人,顺道聊了许多旁人的事。

沈杰又抱怨上司。说莫先生怎么的苛刻,讲话竟然越来刻薄,每日还要面对笑面的假人卫经理,二人叫人吃不下饭。都是晓得的人物,银行做事的大股东跟经理,做事严谨的莫昌风,搭档卫椴。土家口的人,还有沈杰刚去探望过的金芮一家子。

又绕到刚刚留洋回来的雷家独子,大名雷阅善的。叫做善,面色是一丝不善,他老子家大官大,一众姨太太只养他一个嫡生的独子,比天娇贵。这次留了洋好几年回来,满身都是冷湿的傲气,逼近不得。前不久他爹做寿,满盘秋蟹并关外带来的海鲜,独他旁边从小长大的土生兄弟敢放肆糟蹋。

二人都是一样性子,不过一个还未开全心智。艾冬晴,再勉强搭个这几日走货运生意的人,慕容昀。他们三个都是自北方迁过来的,闹过事打过人,索性根基都在上头官场,所以至今还耀武扬威着。谈到这号人物了,杨黎就说,你还记不记得瞿天羡?

沈杰自然答是。幼时一并见过的学堂同学,鬼混过一段时日。杨黎低声又道,晓得么,前不久跟慕容走的近,后来再不来往了。二人都是男子,慕瞿二人这些隐晦他也没有明讲,沈杰按着自个儿男女通吃的底细,半尴不尬的笑了几声,权当做知道。

——
土家口。金芮Taurus 莫昌风Capricorn 卫椴Virgo
风公馆。沈杰Gemini 杨黎Libra 瞿天羡Aquarius
火间地。慕容昀Sagittarius 艾冬晴Aries 雷阅善Leo
水公馆。谢家Scorpion 杜锦瑟Cancer 白思思Pisces
看地盘名就是分个类,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后期有这个写权利斗争会好一些……?四个不同的小圈子,每个圈子类似于大家庭一样(?)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发生的事,十二位小姐公子们(或许更多,后期夹杂血型?)之间你来我往的琐碎俗事。也许bgblgl全性向
解释文中:白思思,谢家(还未订好人设),杜锦瑟三人,白杜是闺蜜,都与谢某某纠缠不清楚,很腻歪揪心的三人行,个人感觉挺适合水象作逼三侠的。(……)
sag,leo,ari这三个是发小。
前期tau可能是有点喜欢gem的,这对可刀可糖。私设vir和cap是亲密的搭档关系。
lib和gem是友人。sag与aqu有复杂的感情过往,emm看得出来吧
这坑叫什么名字征求大家意见!(有人理你吗)

我写不来民国,我有罪,呕

M记海盐柠檬苏打。空白社交圈

脱了大衣,车厢使他觉得有些冷。灰色编织对襟毛衫,内搭酊蓝印花男士硬衬,膝头卧一只墨绿围巾。
背脊后方呢子大衣阻隔,tau将头靠在嗡嗡作响座椅上方,耳畔是未歇列车鸣响。毫无止息,耳膜竖起,迫他大脑陷入以往的什么回忆里。可是,他无什么可想。
这样的穿搭诡异,是否在他人眼里显得土气。他在脑海里长吁一口气,瞥见窗外飞逝掠过的刺目荒原,这提醒他,到家了。大众意识上的家,他阔别近两年的陌生地。——颓废者没有精雕细琢自己的资格,不讨喜者同是。
大脑空空,手边一杯海盐柠檬苏打。味道清冷可人,多亏几块冰相伴。tau此刻大脑放空,感觉有些熏熏然欲睡。他沉睡在泥淖里,此刻往日赖以依存的自以为理性逻辑已经随海盐气泡水慢慢消失。
他的脑海逐渐浮出一行字。

“他/他们厌恶我。”
紧接着是:
“我回来了。”

冬天来了

苍天 冷的不行 投喂我all金牛蟹蟹!!作为回报点文回报里!!!
虽然我只会炖屎但是我会车啊!!(跪地)

逃杀大纲

再他妈不写老子就忘了这事了
生存输赢全盘由抽签决定



BE R18有
《捉迷藏》
现代AU




故事发生于一所孤岛。12人全员少年向



白羊 绳索
金牛 匕首
双子 手枪
巨蟹 水桶
狮子 铁勺
处女 刀片
天秤 糖果
天蝎 铁锥
射手 打火机
摩羯 纱布
水瓶 麻醉剂
双鱼 海洛因



分组随机。恋人/友人/仇敌/陌生人



金牛天秤 高中同学
摩羯处女 恋人
白羊狮子 挚友
双子天蝎 陌生人
双鱼射手 仇敌
水瓶巨蟹 同胞兄弟



若是同队中的杀手构成另一人的死亡,则二人出局。
自行杀戮。于这荒岛存留时日愈长,则所求之物逝去愈快
幸存者为王。




8位死者 3位杀手
先后表示顺序


金牛死于天秤
天秤死亡
巨蟹死于双鱼
狮子死于双子
处女死于双子
摩羯射手互相戮亡
水瓶死于双子
双子死亡
白羊死于双鱼
双鱼死亡
天蝎获胜自杀



点炖大纲

TauVir



BE 高中校园
《无趣长廊》
三人称 恋人未满。


Taurus:

“我们的相遇始于一个燥热春季抑或法桐茂密的初夏,我已经记不清。因为其实它们都不重要,在我和他那段时光里,我不晓得他是否与我一样懵懂。与他分别后,像走出一道冗长走廊,以至于有的时候,我开始觉得那些记忆并不属于自己。当我路过曾经的居所,会觉得我们都不曾存在过。”

“少年时,我曾独自步入一条夏日迷廊,而此行途中,未曾记得他是否与我隔叶相望。”



1.粘腻冰冷的雨后教室2.淫靡温热的校园操场3.球网下的窃语4.泪水




-
“当你看着我的时候,我们相处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或者说,缩短,消失,不见。”

“'与其他人是在游戏…但我与你,是在相爱…'是的,陪伴。但我从未有过将它们讲与你的念头。”

孤独自负的人只偏爱他自己,若是爱上这世上的什么,那东西必当以他为中心。

别再自欺欺人了,到最后一刻你才会低下你那愚蠢又圣洁的头了解这个真相吗?

Tau并不爱你,你们之间的感激甚至无法牵扯爱情。

“我只爱我自己。”Vir说,“这是你们。与肮脏自私的感情一起,”他又像从前那样直视Tau的双眼,全然不顾心中的恐慌,“我与你们不同。”

可对方并不想因他受到一丝阴霾似的,甚而神色终于显露出昔日听他那张弧度优美的嘴唇发出恼人的响动那样,将心中的厌恶不耐宣泄于面。

“再见。”
当然没有说出口。Tau的离别总是很静默,像义无反顾的有些无辜的坟墓。

忽略那张精致虚伪的脸上隐藏的泪珠。忘记背离之人日后深夜的缱绻细语,你可真是个念旧的人,Taurus。

到底谁说我们如此契合?
他真是全天下最会信口雌黄的小人混蛋。

-
他们之间最后的温柔藕断,也只是一句Tau生日时的生日快乐,和偶尔寂寞长河中对Vir剪影的怀想。









tbc,要我还活着的话希望别拖到明年吧

1辆假车

*我也不知道什么向 郭嘉×曹操
*迟来的生贺w。祝狗狗170614生日快乐!


郭奉孝这个人,有的时候真搞不懂他。

这句话来自形形色色的人,其中混的着道的如贾文和曹家大小公子这几位,不混不苟且的有密友荀大人及其上司曹孟德,还有夹杂的关系并不如何胶粘的,陈长文啊独眼将军啊,应有尽有,几乎已经代替酒槽和药气成为此人的一面直树大旗。

身于尘世随波逐流,这位逃不了酒这些当然也逃不了。于是诸位夸的妒的这么说完了,就剩最后那位拿捏不准用意,稍显突兀。

曹孟德他说这话的时候,句里的主人公神志甚至清醒了一阵,从满案狼藉里抬起一张酡红沉醉的脸,细细用眼神咀嚼对面一起酡红沉醉的曹操,然后打了个酒嗝。

嗝声既长且闷,灵台眼睛还是清亮。接着埋在臂弯的脑袋发出断断续续的声响。

曹公,此言差,差到鸿六天去了。

话毕摇摇手指。曹操并不想知道什么红五红六如何的远,这个人一沾酒味,嘴里跑来跑去什么道真清经,乱嗑。他不做声,眯着眼专心解决眼下的碗酒。

曹公,曹公。

孟德——把剑大将军——咳咳咳。

征西!

曹操这才抬眼瞧了。扫了眼席上七七八八人倒了的都叫各自府里头的请回去,偌大个中庭,唯有面前扯不断跑不了的酒气跟陷在酒气里头出不来的人,索性吁口气,缓臂下去解了二三个衫纽搭扣,一把扯松硌着下巴的对襟宽口儿,眯着眼等待下文。

但偏没有下文。曹操干完碗底,伸头出去望了几眼。日影早沉,外头黑漆漆一片,没星没月,不宜作诗。

征西这个呼号,原本没几个人晓得的。即便是晓得,照当事人的口风,也不能算是私底下能打趣时常拎出来取笑的一件陈年旧事。是以此时,曹操想,很多的破例很多的莫名其妙特赦,怎么就叫一个人揽完了,后来他心里头才对此隐隐晓得不好,但此时他什么也不用想。

郭嘉的脑袋一耸一耸,耷拉在油污酒水横流的案上前一秒,突然起身枕住了前来送客的曹操。

曹操对此些应付酒汉早驾轻就熟。抽了端袖拿手捧着人头维了个平稳,旁边拿剑的侍卫立刻会心会意的步上前,问主公尊请郭大人回府吗。曹操心里叫那一声征西搅得平白多了些什么,心胸烦躁还未挥完个回合的手作势,醉鬼又抬起身子强行立稳,且牢牢掐着人臂弯,生生晃的曹操一个闪神趔却,面孔挨上一阵熏暖的热气。

知道这就能治你大罪,哎,哎哎,醉死了?郭……。

你不必讲,你,你是逼郭某去了也————

侍卫退的恰如其分,此时窗口透进仲夏夜里凉冷的风。二人就维持这个姿势,听酒醉的突然唱起歌,哽咽断续,但是清亮不绝。

他唱。茕茕白兔……人不如故,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来回去脉,曹操心想,难怪旁人说你这人心里放的入的就酒这一样,离了确然不知是生是死还是寻死觅活。寻死觅活尽管来势是冲我曹某人,因为别的袁本初此流,也给不了酒,给不了酒后的这一根臂膀。想着想着竟然得意,又想起,这白兔怎么来头,醉兔肉不怕叫人牙酸吗。

曹操昏沉,想的起劲,未料伸上肩的还有另条手臂,光裸苍白。曹操觉得了,低头一瞧,撞上郭嘉抬头时的眼睛。很多人想,郭嘉的这双眼睛,生的确实是好,几乎天下人熙熙攘攘,来回一扫,不吊睛却有吊睛意味的垂眼睑,独他一个。

这双眼的主人此时就盯着曹操瞧。那双眼睛浑浊的攒出股子清澈,酒熬的,药熏的,盯的人觉妥帖,觉的冷。曹操觉得冷几乎要到骨子里头,绝望的气性这样大!简直邪门。曹操不晓得什么叫他生双这么邪性的眼,郭嘉这样的人,吊着口酒兑几分药,怎么就不能在这世上平稳滚几载安然赴命了?地底的无常引他,是否还需拷个酒罐呢。

他不晓得这是在求什么。可这没月亮挂头的夜晚注定也邪门,郭嘉晓得。平日相处的每一日,没有这日的酒使他更清晰热衷的晓得,此时他求的要的。

无非这个人在这个夜的一些时间而已。他们都是下马便不记得过处风景的人,一晚伴酒下好几年,值当。

郭嘉这么想着,突兀的垂头笑了笑,真的站直。那笑声也叫曹操心慌,他平日并不经常这样,事实上,他从出生起也没这般无措的心绪把控过。随后是,风灌进来,郭嘉抚上曹操耳后烫人的鬓尾,唇瓣贴近去他的。

FIN.
挺久没写了,捉虫捉不过来,看着也不乐呵。炖屎系列……。

《青春期》CH0.1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这个被共同厌弃和热爱的世界里,我们这群人都差不多。”
“你知道的,我所指的是当我们还年轻时。”


*金牛一人称
*狮牛拉郎番番番外

第一次见到他时,我仍不懂得分辨怎样算作动心。我的心跳没有加速,皮肤没有溢出短暂人生里水瓶拒绝我时流出的汗,心脏也没有与天蝎周旋的刺痛,甚至呼吸也很平稳,而遇见双子时他予我的初吻是砰砰跳跃的。

我望着他,一个无论过去还是未来都和我没有交集的人,这点明晃晃写在脸上似的,可是我想他也许真的是个什么太阳之类的物种也说不定。明媚的,温暖到使人烦躁的阳光。以至于当我开始觉得如果与这样的人共度一生也不赖时,我的内心没有生出一丝绝望,而是由内而外的感到一种重获新生似的饱涨感,这点在往日只有食物能够完全给我,而他竟使我感到安全。是的,安全。谁都不曾给过我,就算是生而为爱的天蝎。这是全无刺痛的安全。我为此着迷。

他坐在距我极近的距离,转头盛夏前半段的阳光撒过他的发梢耳尾,皮肤被蒸灼着发出橘色的暖光,可以看见清晰的血丝。他无法察觉这种窥伺,因他总是很专注的学习。美术课的素描草稿像是科研人员的手稿,我很想将头凑过去埋在他肩窝,也许嗅到他身上的气息,也许嗅到的只是阳光余温。他的头发中规中矩的蓬勃夸张着,张扬卷起的发梢,向两边分开,类似中世纪贵族少年的卷。嚣张的,高傲的发。

但是终究没有。我想难道只是因为寂寞?安静的泛不起一丝波澜的日子里,时光像无波的长河,时常冰冻难以前行。唯一害怕和真正享受只有忘记。天蝎,还有别的什么人,都消失在我脑海里。或许是真的健忘,从出生时就已存在于我的身体里的吗?可我已经无法分辨这种状况从何时开始,因为忘记了所有过往的开端。而在此时此地,我遇见狮子,就像重获新生。

就像过往无数个消弭在脑海里的夏天冬天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和我身下的霜冷河面,我开始对一个似远似近的人产生眷恋。

阳光撒在冰面上。噼啦。



未完

丕禅机场送别



1
曹丕第二天去送刘禅走。

2
六点十分的飞机,刘禅给磨叽到五点。

3
期间以闹铃坏掉天气不好飞机餐难吃的理由拖延了第一个三十分,后一个三十分是抱着曹丕胳膊吐口水捶胸撒娇装死赢得的。

4
刘禅眯着眼睛被伺候着穿好鞋袜眼睛扣好帽子站在门口吹冷风的时候,脸上还欲盖弥彰的粘着张半干不干的面膜,蛋清流了一脖子。

5
曹丕穿好鞋抬起头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骂了声娘手忙脚乱帮他擦好,最终曹刘二人于五点三十七跨入VIP候机厅。

6
曹丕是三点五十起的床。

7
刘禅歪着身子躺在过分空旷的大厅,突然就觉得这天黑的过分早。刘禅扒拉开曹丕的胳膊,起身拖拖踏踏跑进洗手间。
摆摆手冲后头的曹丕回一句,亲爱的,我尿急。

8
十分钟后曹丕在登机催促提示音下在吸烟室找到了意欲逃跑的刘禅。
并不顾其叫喊将其抗在肩上带走。

9
等着递护照的时间里,刘禅一直默不作声,以一种盯着小时候送他去幼儿园后准备离开的家长那种眼神盯着曹丕。

10
挨了五分钟,曹丕说,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刘禅说,你做?撇撇嘴,不稀罕。
曹丕说,那我买给你。
刘禅说我自己也可以买。
于是继续开始盯视。

11
曹丕崩溃。
不想去也成。回去睡觉。
曹丕揽着刘禅往出走。刘禅欢天喜地的走在前面,回头时看见曹丕在后边捂着嘴小声打电话,皱着眉头神情好似在很辛苦吩咐什么。

12
刘禅什么都不怕,就烦曹丕为了他一副做小伏低的样子。

13
刘禅不情不愿的递了护照。
临走前朝着表情有些微妙的欣慰的曹丕使劲一个助跑一个大扑抱。
曹丕一个吃不住力向后仰倒退了几步。
啵唧。
声音大的在空旷的大厅里仿佛听得到回音。

14
刘禅抱了三十秒,期间使劲阻止曹丕推开他防止被狗仔拍到的手。
并将一包东西攥到手里成功转移到了曹丕西装口袋。

15
去他的狗仔。老子才不怕。
从曹丕身上跳下来的时候意气风发极了。

16
曹丕看着人影蹦跳着迅速离开,掏出了兜里的东西。
Durex。
曹丕:哦豁。

17
开了半小时车,突然手机在裤兜里震了一下。
交规嘛,这里机场就小小的对人民生命疏忽一下。年逾四十的社会精英曹丕本着这样的心情掏出了手机。

18
是条短信。
“亲亲老公刘公嗣”的记录下边。
“来不及打一炮了想我就看着这个。”

19
看着超薄杜蕾斯想着刘禅自慰吗。
曹丕走了回神,觉得可行。
反正套也用不上。

20
再猜。
这联系人名儿是谁起的。
曹丕想起了刚才待机的时候刘禅一直拿他的手机玩消消乐来着。

21
曹丕的手机里有消消乐?

22
他的衣柜里还放着大黄鸭星座情侣衫和各种各样明显大一号上边写着老婆媳妇这种羞耻字眼的情侣衫。曹丕的KINGSIZE灰纹席梦思上头摆的是给刘禅夹的屁桃。
以及他的车上永远塞满各种刘禅喜欢吃的零嘴。
所以消消乐有什么奇怪呢。

23
开着车曹丕先直奔目的地开了个会,完事回家一觉睡到晚上七点。

24
醒来开机的时候手快被震成筛子。
“亲亲老公刘公嗣”的29条未读。
仨未接。
其中一个是助理打来的。

25
打回去,助理对他说。
哇,你还没回话呢丕哥?!
嗯。
他已经一下午没联系我问你在哪了。
……
曹丕突然间感到很不好。

26
曹丕晚七点起床,七点二十彻底清醒。
九点五十确认刘禅消气睡着。

27
发了半小时呆,对着透薄装蓝色小盒子打了一小时飞机。

28
坐天台抽了会烟兑着红酒。
想了一会小孩儿就立刻睡了。

29
一会儿?
一会儿。起码对于曹丕是。

30
凌晨两点半。
曹丕正式准备上床睡觉。

瞎几把写。运动会

*白羊×天蝎
*微狮羊


赛跑的时候,碰的一响下边就是几个迈动的人形风火轮。太阳太大了,白羊只顾着遮太阳,拿本厚的不正常的言情杂志磕着肩膀,勉强可以盖住三分之二的脸和手臂。

但还是分神看着赛场。一场又一场,跑道上永远是不停歇的风火轮,跑得快的风火轮提前冲线,就会有同班的人来前呼后拥地将其带走。递水或者拍背。

狮子冲线的时候突然放缓脚步,后边的人断了很久才踏过他冲掉的红带。白羊换了个姿势,脱下校服蒙头盖上,只留副眼睛追着一个身影。

他今天穿的少。其实不少,那些田径队的穿的小裤衩才要少,大白腿明晃晃露着。狮子是膝长的运动裤,他不喜欢穿的少。白羊想,他好像无论在哪都不会穿的过分多或者少,恰到好处但是非常引人注意。

旁边的双子靠不住了,拿练习册遮着头看手机,白羊把校服撑开盖到两人头顶。但是很快掉落,白羊再次抬头的时候,赛道旁边找不见狮子的影儿。

白羊一面再次撑起校服,一面有些急躁的找。狮子坐在看台下面。跟旁边的人说着什么,头发镶了圈儿刺眼阳光,白羊揉揉眼睛。

衣服还是撑不起,几次撑起几次滑下来。白羊晒得干痒,眼睛要睁不开。向后边望望,摩羯带了小电扇,跟旁边的靠在一起,低着头看不清在干什么。白羊想要借,并且直觉觉得那个东西很好用。但其实他并不在意这些东西,他平时是不屑这些小玩意小伎俩,他连防晒霜也懒得抹,但他还是被人夸白。那么这种想法到底从何处来呢。全怪天气。他这样想。最后白羊还是忍着将视线又投到赛场里,好像他也只能再投到赛场里。

双鱼脖子上挂着单反带子,在看台底下转悠。白羊盯着那截露出来的脖子,觉得这人竟然不怕晒吗。他潜意识里觉得,这个人不一般,他能穿着女装旁若无人的宣传,神情冷的像水,话语多的像拖沓的台剧。所以白羊不以为然移开视线。

脖子后边有点烫。白羊问旁边的双子挪个地方,双子放下练习册站起来,神情有点恍惚。他们走到校园的一侧。他们在这坐下。旁边人嘤嘤嗡嗡吵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但是这里的确凉了不少。白羊看到双子在看网络小说。他看的很专注。

白羊有些头晕。他对双子说,我回去取个手机。双子没反应,白羊跑过去,借过同排的天蝎撞了下腿,白羊能明显感觉到他把天蝎的腿撞得晃了一下。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先一步离开那排了,于是觉得很尴尬。白羊说了一句谢谢,没来得及回头已经下去了,他本来是想说对不起的,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变成了谢谢。

再次回到看台一侧,坐在双子旁边。双子还是在看手机,一言不发。期间金牛把包扔给他看,说我可是把贵重物品都交给你了。白羊说,哦,好的。金牛说,我走了。白羊没回答。

过了一会金牛回来,把包拿了说,我拿走了啊。白羊没搭话,后来又想说这是金牛的包,你谁啊。他其实知道那就是金牛,那样的声音也再没谁了,但还是突然的起了这种心思。当然没说出口,因为距离事发已经过了一分钟。

白羊看手机看的有些头发晕,他四处看看都是零零星星玩手机的人。他猜测他们大概就是在跟别的玩手机的人聊天。但是白羊不会,因为他失去了上网的资格。

他又跟双子提议换个场地,于是坐着的姿势变成了站着。到处都是柳絮,起风了,带着树下边的叶子渣滓扬起来。他四处看看觉得真快,不过一年的时间,去年这个时候他和摩羯坐在这棵树下听歌,耳朵里灌得全是台湾流行言情歌曲。那会儿刚鼓足力气删除了天蝎,现在觉得有些恍如隔世。竟然。是的,双方面的分手一年。纠缠到不纠缠。

是一个黏腻忧伤的初春。属于他的月份。又是一个黏腻忧伤的初春。